<td id="qo4mu"><button id="qo4mu"></button></td>
  • <nav id="qo4mu"><wbr id="qo4mu"></wbr></nav>
  • <noscript id="qo4mu"></noscript>
    兒童福利主任:從泥土中走出來的惠童隊伍
    發表時間: 2018-06-25來源:

    近年來,我國密集出臺政策推進兒童關愛保護工作。2017年,中央密集出臺兒童福利與保護領域政策文件,各地一批與兒童密切相關的民生實事有效實施,兒童福利事業發展取得了顯著成效,這也催生了一個新的職業——兒童福利主任,他們在各地村落、社區亮相。盡管在不同的政策文件、項目中有不同的稱呼,如兒童福利督導員、兒童權利監察員、兒童主任等,但他們都致力于解決困境兒童保護“最后一公里”的問題,搭建起國家政策與困境兒童對接的橋梁。

    兒童福利主任扎根于基層

    山西省聞喜縣后宮村的王凱已經擔任了4年的兒童福利主任。2014年7月,村委會主任找到村里幼兒園,請幼師王凱兼任村兒童福利主任。盡管當時還不是很明白兒童福利主任是個什么“官”,性格開朗的王凱還是應了下來。

    村里建立了兒童之家,里面有不少孩子玩的地方。王凱最初覺得,可能是要帶孩子們玩吧?一些不了解情況的村民們見了王凱也問:聽說你開了個游樂園?

    真正工作起來,王凱發現根本不是這么回事。上任沒多久,王凱就開始入戶走訪,雖然平時對村里的大概情況有一定的了解,但王凱還是按照工作要求對村里的兒童情況進行梳理,尤其是涉及留守兒童、孤兒、困境兒童更是詳細記錄。

    談起村里的孩子們,王凱頭頭是道:村里有困境兒童6個,孤兒2個,留守兒童54個。

    前幾年,村里的沼氣池發生事故。一位村民為了救掉入沼氣池的老人不幸去世,留下兩個女兒,整個家庭陷入困境。身體不好的爺爺奶奶只得把小孫女送到姑姑家撫養,自己擔起了撫養大孫女張悅(化名)的擔子。

    為了讓張悅打開心扉,王凱隔三差五就到張悅家聊天,還讓附近的小朋友們一起找張悅玩耍。周末舉辦活動時讓張悅跳舞,消除隔閡。真正打開張悅心扉的契機是在一次博物館參觀中,王凱組織村里的小朋友們到運城、太原的博物館參觀。玩了一天的張悅,在回來的大巴上與小朋友們打鬧了起來。從此之后,笑容也慢慢多了起來。

    與王凱一樣,云南省瑞麗市的瑞應也是一名兒童福利主任。不同的是,瑞應從業的時間長達8年之久。瑞應同時還是民政信息員,村民們默認涉及民政的事兒都來找她,申請低保、大病救助等,從入戶核查到民主評議,再到后期填各種表格,瑞應全程參與。

    在村里,瑞應負責為村里1000多名兒童提供社會福利服務。她告訴記者,在1000多名孩子中,有2名大病兒童、3名殘疾兒童、54名留守兒童。其中,有個孩子患有嚴重的地中海貧血,每個月都要換血,醫療負擔較重。瑞應通過民政部門為其申請了大病救助,這個孩子的父母每月只需要支出不到500元,大大減輕了家庭的壓力。

    “兒童之家就建立在居委會里,孩子們都喜歡到這里玩。”瑞應說,每到周末,自己組織孩子們舉辦主題活動。有時候,個別性急的孩子周末大清早就到瑞應家里,等著瑞應給孩子們開門。

    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兒童福利研究中心主任李潔認為,瑞應、王凱這樣的“兒童主任”優勢在于扎根基層。他們了解村情民意,與村里的兒童長期生活在一起,定期進行家訪、舉辦活動,有利于打通困境兒童保護“最后一公里”。

    兒童福利主任從試點到全面鋪開

    早在2010年5月,民政部、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正式啟動中國兒童福利示范項目,項目涉及河南、四川、山西、新疆和云南五省(自治區)12縣120個村,惠及近8萬名兒童,探索基層兒童福利與保護服務體系。

    以試點的山西省聞喜縣為例,村里設置了兒童之家和兒童福利主任。兒童福利主任主要由幼兒園老師、小學老師兼任,不僅要負責所在村留守兒童的學習和生活,還要不定期走訪每個留守兒童的家庭,并建立完整的留守兒童檔案。試點以來,取得了比較好的效果。

    李潔介紹說,經過多年實踐,示范項目初步建立了兒童福利與保護服務體系,并培養了一批優秀且實操經驗豐富的兒童主任。

    2015年10月,民政部正式啟動“全國基層兒童福利與保護服務體系建設試點工作”,試點向31省(自治區、直轄市)的百縣千村擴展,輻射50余萬名兒童。為了配合試點工作推進,2016年試點工作將原5省(自治區)12縣的26名兒童福利主任和6名縣項目辦主任共計33人選聘為“基層專家”,支持各地試點工作的培訓、考察和宣傳工作。

    2016年2月,國務院印發《關于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要求完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系,建立健全農村留守兒童救助保護機制。同年,國務院出臺《關于加強困境兒童保障工作的意見》,明確提出在村(居)民委員會設立兼職或專職兒童福利督導員,負責困境兒童保障最基層的日常工作。

    當前,全國31個省份全面出臺關于落實國務院關于完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系和建立健全困境兒童保障工作體系意見的政策。上海、四川、安徽、浙江、寧夏、廣西等地兒童福利主任覆蓋率超過75%。以四川省為例,全省已建成兒童之家3.5萬個,在鄉鎮村配備兒童福利督導員或兒童福利主任4萬余名,基本實現了全覆蓋。

    溝通技巧和資源鏈接能力有待提升

    為數眾多的兒童福利主任,不少還是由村干部、村幼兒園老師、小學老師等兼任,水平參差不齊。面對龐大的兒童福利服務需求,如何提升他們的溝通技巧和資源鏈接能力,讓孩子們得到更多的保護?

    為此,各地民政部門通過購買服務、舉辦專題培訓班等方式,致力于提升兒童福利主任的素質、能力。據四川省民政廳社會事務處趙義介紹,該省民政部門專門下發文件、召開聯席會議,大力落實兒童福利主任工作。對做得好的地方,通過工作簡報等形式進行推介。此外,為了調動各地工作的積極性,準備通過以獎代補的形式,安排資金對做得好的地方予以獎勵。

    在民政部門舉辦的培訓班上,王凱和伙伴們得到了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機制、兒童虐待及兒童權利強制報告、兒童福利主任工作介紹等方面的知識和技巧,有助于更快、更好地融入兒童福利主任這一角色,提升自身能力和水平。

    如今兒童福利主任培訓也插上了“互聯網+”的翅膀。據李潔介紹,北師大中國公益研究院發起了兒童社會工作技能發展中心,希望通過社群伙伴的形式,促進兒童福利主任交流工作經驗,同時邀請專家團隊定期在線互動指導,更有效地為基層兒童提供福利與保護服務。兒童社會工作技能發展中心上線了社區兒童社會工作培訓初級網絡課程——《社區兒童社工必備十課》,該課程面向兒童福利主任等一線兒童福利與保護服務人員免費開放。

    北京市社會科學院綜合治理研究所助理研究員南方認為,推進兒童福利主任工作需要吸納社會組織、社工等社會力量,充分發揮資源鏈接和整合優勢,在不同專業領域、不同層級中聯動,以更好地解決問題,讓困境兒童享受到更好的服務?!居浾撸黑w曉明】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td id="qo4mu"><button id="qo4mu"></button></td>
  • <nav id="qo4mu"><wbr id="qo4mu"></wbr></nav>
  • <noscript id="qo4mu"></noscript>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免费视频播放久久久,精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在线,久久精品免费看国产一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