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d id="qo4mu"><button id="qo4mu"></button></td>
  • <nav id="qo4mu"><wbr id="qo4mu"></wbr></nav>
  • <noscript id="qo4mu"></noscript>
    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開始面對贍養壓力
    發表時間: 2011-12-22來源:

    “小太陽”的憂傷——

    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開始肩負養老重任

         新華網北京12月22日電(記者易凌 錢榮)在孩提時代被稱為“小太陽”的中國第一代獨生子女們或許從未像今天這樣孤單,尤其是當贍養年邁雙親的職責已迫在眉睫。

         32歲的曹妍慧對此深有感受:“小時候當‘太陽’當然好了,全家人寵著,可現在如果我算個‘太陽’,至少有四顆行星需要我的能量。”

         曹妍慧任職于北京一家廣告公司,是家中獨生女。她所說的四顆行星,是指她父母和公婆。兩個月前,她才偶然發現長居老家湖南的父母三年前就在京安家置業。這讓她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傳說中”的獨生子女養老的緊迫感。

         “他們奧運前就在南城買了個小戶型,可從來沒跟我提過。”曹妍慧說,“我不知道這算驚喜,還是驚嚇。我和丈夫完全沒有心理準備。”

         曹妍慧的丈夫也是家中獨子。去年兒子出生后,她發現自己的小家變成了所謂的“4-2-1”家庭,即四位老人、一對中青年夫婦及一個孩子。

         這種倒金字塔結構的家庭模式很大程度上是中國從上世紀70年代推行計劃生育政策的結果。自1950年以來,中國人口迅速增長,到1982年,人口增長率達到2.09%的頂峰,計劃生育政策的支持者認為這已對國家經濟發展構成潛在威脅。

         計劃生育政策對控制人口增長效果明顯:2010年,中國人口增長率降到0.57%。獨生子女成為“70后”和“80后”的主力軍。國家計生委2007年稱,中國有9000萬獨生子女,這一數字目前預計已超過1億。

         隨之而來的則是人口老齡化問題。當一個國家60歲及以上人口超過社會總人口10%時,則被定義為老齡社會國家。今年4月公布的第六次人口普查結果顯示,目前中國老年人口達1.77億,占總人口的13.26%。

         如何讓數量如此龐大的老人安度晚年成為中國必須盡快解決的問題。中國傳統文化中,子女贍養老人既是責任亦為美德,通常他們與父母同住,履行孝道。而成年后的“小太陽”們很難繼承這個傳統:他們沒有兄弟姐妹分擔贍養責任,而且很多人因求學或工作離開了父母居住地,照顧父母變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曹妍慧的母親方洪波期待拉近與女兒的地理距離,女兒是老人后半生的依靠。老人在北京的新家面積不足60平方米,卻幾乎花光他們所有積蓄。

         方洪波坦言,8年前退休后就考慮遷居北京,并不斷暗示女兒,“但她沒當回事,可能因為我和老伴還沒到要人端湯送水的地步。”

         但這位58歲的退休會計是個行動派:來京探親時她留意房源,并最終買房,甚至在照顧女兒生子間隙完成了裝修。

         方洪波渴望尋找與孩子在一起的安全感,“我知道搬來北京會給他們帶來很大麻煩,也覺得對不起親家,他們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可我沒其他辦法了。”

         盡管方洪波的另一選擇可以去養老院,但國營養老院優先考慮殘疾人、孤寡老人或低收入群體。此外,在中國傳統觀念中,把父母送進養老院讓老人覺得“丟人”。“這就像承認你親生的孩子都不想來照顧你。”方洪波說。

         更實際的問題是,中國目前沒有足夠的養老院滿足需求。全國老齡工作委員會的一項報告稱,有1200萬老人考慮到養老院養老。但民政部的調查顯示,國內現有的38000多家養老院只能接收210萬人。

         民政部部長李立國說,“十二五”(2011-2015)期間,民政部的首要任務是增加政府投入和制定扶持優惠政策,鼓勵社會力量投入,加快養老機構的發展。據測算,到2050年中國老年人口數量達到峰值時,養老產業的市值將達8000億元.

         北京太陽城集團董事長朱鳳泊一直在這一市場尋求商機。該集團從2001年起在京城北郊修建首都最大的私人養老機構,2000多位老人目前住在這個名為“太陽城”的小區,其中不乏來自外地的老人。

         “太陽城”和一般小區看上去沒什么區別:一幢幢公寓樓,外加超市、商場和一家提供24小時上門服務的小醫院。這里的公寓或賣或租,價格不菲,但銷售、租賃情況依然供不應求。

         “我們希望將太陽城建設成為養老行業未來發展的樣板。對獨生子女來說,這解決了他們一個很現實的難題。”朱鳳泊說。

         退休司機常軍成一年前搬到這里。對他來說,投奔養老院更多是出于情感需求。“城里住著太無聊了,孩子們工作忙,不能常來看我。這里大家有共同語言,相互做伴,至少不用整天看電視。”他說。

         正如常軍成所追尋的,真正的“老有所依”遠不止給老人們一個棲身之所,心有所托意義更大。社會學家周孝正也認為,養老院永遠不能取代家庭,“畢竟我們最需要的還是愛和關心”。

    責任編輯:和諧中國網
    <td id="qo4mu"><button id="qo4mu"></button></td>
  • <nav id="qo4mu"><wbr id="qo4mu"></wbr></nav>
  • <noscript id="qo4mu"></noscript>
    免费a级毛片av无码,免费视频播放久久久,精品少妇一区二区三区在线,久久精品免费看国产一区